繁体

賺不了錢中罰單還得倒貼 SOP混淆 戰戰兢兢營業

  • 10 June 2021 Thu |
  •   新闻 |
  •   ✉ 檢舉
防疫標準作業程序(SOP)和執法標準混淆,使得人心惶惶,疫下獲允開業的商家更是戰戰兢兢,既要防病毒感染,又深怕一點差錯就會接罰單,得不償失。

政府朝夕令改和混淆的標準作業程序和政策,讓商家感到混亂,不知所措,甚至白忙一場。

許多商家表示現在做生意做得擔驚受怕,需要顧慮的事情太多,行情不好賺不了錢,萬一中罰單還得倒貼,有的商家表示若再亂下去,將考慮暫時休業。

早前傳出雜貨店和便利店不可以出售非必需品的事件,讓業者亂了陣腳。(檔案照)

早前傳出雜貨店和便利店不可以出售非必需品的事件,讓業者亂了陣腳。(檔案照)

黃永進:執法無須矯枉過正

霹靂雜貨行總務兼第一花園全記購物市場有限公司東主黃永進表示,雖然雜貨店被允許營業,但是每次執法單位有什麼風吹草動,業者就會被嚇得亂了陣腳,每日做生意做得擔驚受怕。

「明明我們是合法做生意,但是感覺好像偷偷摸摸,很怕無端端中一張罰單,我們賺的利潤很低而已,罰單一開就是萬萬聲,我們怎樣去給?」

「很多同行都做得心慌慌,聽到某個地方有執法人員在抓SOP,就會問好不好先關店避一避,擔心中招。」

黃永進

黃永進

他說,之前傳出雜貨店和便利店不可以出售非必需品,而大型商場和連鎖便利店都已經把非必需品區域封鎖起來,會員那時也不知如何是好。

「大家諮詢會長的意見後,為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大家就跟大隊暫時不賣非必需品,會長也將事件反映給總會,經過商議後才澄清雜貨店和便利店不受這項限制。」

他表示,大家都沒有經歷過這樣長久的疫情,他理解政府在防疫上的難處,但是疫情期間人民和商家生活已過得很不易,他認為執法方面無須矯枉過正,也不要動輒就開罰,使人們都成了驚弓之鳥。

「好像曼絨29名工廠員工因為沒有每天更新MySejahtera而中罰單的事件,有時候執法人員本身混淆了開錯了罰單,雖說會取消,但是商家已被嚇得半死。」

他說,到現在仍然有不少冥頑不靈的顧客不願意遵守SOP,勸也不聽,多說幾句吵起架來吃虧的還是商家,商家又擔心因為顧客不守SOP而被連累中罰單,實在左右為難。

安邦和打捫一帶有果農早前因為沒有通行證而受到警告。(檔案照)

安邦和打捫一帶有果農早前因為沒有通行證而受到警告。(檔案照)

陳瑞光:助柚農申請通行證

打捫柚農公會籌委會副主席兼高晶綠色生態柚子園管理人陳瑞光表示,安邦和打捫一帶的柚農大多數已上年紀,他們很多不曉得如何申請通行證,所以前陣子都帶着戰戰兢兢的心情去果園工作。

「這次全面封鎖執法嚴厲,前陣子有農民要進果園時經過路障接到警告,其他農民知道後很怕,可是卻很無助,因為他們不知道怎樣申請通行證。」

陳瑞光

陳瑞光

他說,後來有一些相熟的農民找他幫忙,他協助他們申請後,陸續有很多接到消息的農民前來尋助。

「後來不停有農民涌過來求助,我索性透過打捫柚農公會籌委會邀請農業局的官員前來幫忙,近打縣農業局助理斯利和沙菲親自來當場替他們申請,現在安邦和打捫一帶至少98%的柚農都已經申請到通行證。

「申請的過程其實挺繁雜,因為涉及很多文書工作,而且店沒有開,找不到人複印,唯有搬出自己的打印機,之前農民非常擔憂,現在他們跟我說有了這張東西我們就安心咯!」

打捫柚農公會籌委會特邀農業局官員前來當場為農民申請通行證。

打捫柚農公會籌委會特邀農業局官員前來當場為農民申請通行證。

朱允楠:執法人員不時巡邏

瓊南茶室東主朱允楠表示,執法人員時不時來巡邏,他們雖然做足SOP,但是每次執法人員來檢查的時候還是會感到擔心,深怕些許的疏忽就會被開出罰單。

他說,之前政府說茶室業者必須向貿工部申請營業批准,他們有作出申請,但是不獲批,而且當時的系統混亂,業者瞎忙一場後房地部又宣布擁有地方政府執照的飲食業者,無需再向貿工部申請准證。

朱允楠

朱允楠

「政府政策一時一樣,一人說一套,現在行情都已經這麼差,錢又賺不到,萬一不小心中一張罰單,還要倒貼。」

他說,若SOP再縮緊和不明確,執法混亂,生意很難做,他到時可能索性暫停營業。

有的建築工程雖獲得貿工部的運作批准信,但是卻受到馬來西亞建築工業發展局、衛生部和警方指示停工。(檔案照)

有的建築工程雖獲得貿工部的運作批准信,但是卻受到馬來西亞建築工業發展局、衛生部和警方指示停工。(檔案照)

陳禗峻:工廠運作審批標準模糊

霹靂鋅鐵廠商公會會長陳禗峻表示,政府各部門之間沒有做好協調,分別依自己的一套標準執法,業者承受着被開罰和虧損的風險。

「我有建築工程已獲貿工部批准信,但是開工後,馬來西亞建築工業發展局(CIDB)、衛生部和警方卻來指示我們停工,理由是非緊急工程,就算我們說貿工部已給批准也沒用,最後有信等於沒有信。」

他說,業者被迫停工後還得做各種善後工作,工人開工前得做篩檢,業者出了一筆錢,可是工卻不能開。

另外,他表示,工廠運作審批的標準也很模糊,就算得到了批准信,人手卻大削減,有些工廠的人手根本無法應付繼續運作,最終有批准也開不到工。

他指出,政府強制外勞進行冠病篩檢,但卻沒有明文規定相隔多久必須重新篩檢,這含糊不清的政策讓業者擔憂隨時被開罰。

他說,而且篩檢後還是存有感染和傳染的風險,治標不治本,最實在的還是加快接種速度,儘快達至群體免疫。

陳禗峻

陳禗峻

Top